6月25日,以“重塑学习”为主题的未来之星第四期教育CEO创业营正式启动。开学典礼上,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分享了学习、重塑和敬畏三大关键词。

  以下内容摘编自张邦鑫现场演讲:

  从教走向育  从学走向习

  今天第一次课主题叫“重塑学习”。第一个关键词我想分享教育和学习。什么是教育,什么是学习?

  二者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教育是自上而下约束性的要求,学习则是主动性的。教是教知识,育是育人。社会发展正在从教育走向学习,从教走向育。过去人们成长过程中主要是被教,未来教育会以育为重点,由“教占80%,育占20%”变成“育占80%,教占20%”。学和习也是如此,今天学占80%,习占20%,未来预测可能学占20%,习占80%。

  大规模的在线开放课程MOOC很流行,后来又出现SPOC,即小规模、私有的在线课程。过去我们一直在思考,MOOC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解决教育的核心问题,即学生的参与度?原来大家都以为技术改变教育是件很轻松的事,比如请最好的老师把课录下来或者说直播给一千人、一万人去学习,不就解决教育资源稀缺的问题了吗?实际情况是,学习跟游戏相比,对人的主动性激发没有那么好。所以MOOC做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对社会产生真正意义的影响。

  SPOC是针对1人对10人、20人的直播,相对来说老师和学生之间能建立强互动关系,同学之间也能很好的交流,但是仍然没有根本性的解决学习效率问题。线下一个班可能二三十人,线上只解决教育搜索的问题。经过几年思考,我们提出第三个方案:把MOOC的“M”加上SPOC的“POC”——MPOC,设计思路是想把MOOC和SPOC的优点结合起来。

  让一个优秀老师同时给一千人、一万人做直播,但是每20个人进到一间小教室,每人看到的都是另外19个同学。他的感受是这个班20个人,配一个辅导老师,给他服务、答疑。这样,讲课的永远是名师,服务的永远是热爱教育且愿意做服务的人。

  教育机构四代变迁

  人类历史上,教育行业经历了多次进化,从最早语言的产生到甲骨文出现,再到造纸术和印刷术,以及后来的黑板,教育体系全都改变了。

  教育机构也经历了四代变迁。第一代机构的关键词是运营。每个校区以前端为中心,侧重服务和营销。它们独立运营,做的好坏,取决于所在区域的校长。这也是今天培训机构做不大的基本原因。

  第二代机构的关键词是研发。像学而思培优从2003年到2013年是以产品研发为核心,大量的人和团队集中在后端,基本上不依赖前端的服务中心。服务中心不负责招聘老师和学生,主要职能是缴费,现在我们80%-90%的费用全部通过学而思APP走。

  第三代机构的关键词是数据。学而思培优正在朝第三代培训机构进化,典型特点是通过图表系统,通过投票器、ipad、摄像头等工具,记录学生的课前、课中和课后各个场景的数据,并且对后面的学习进行优化。

  从第二代到第三代,开始出现类似网络效应的感觉,讲义也变得更灵活。学而思培优400多人做教研,讲义一出来常常被其他机构抄袭,但是第三代讲义变活了,不需要学生向老师反映题目好与不好,学而思的ICS系统会根据学生的反馈,自动更新讲义。

  第四代培训机构关键词是智能,主要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可以跟教育和辅导相结合,但从哲学角度来看,我认为人很难造出能够超越人的东西,局部超越可以,全面超越很难。

  在教育行业,从大数据进化到人工智能还有一个跨越。像语言识别、语音合成、图象分析、手写识别,包括让机器模拟人答疑,都可以实现,这样的应用会越来越多。开始是机器辅助人,后面可能是人辅助机器。这个过程会一次一次重塑和优化我们的教学行为何服务流程。

  在线教育的发展也是一样。第一代网校以简单的文字和图片,为主。第二代网校以点播为核心。全世界范围内做的最好的两家:一个是韩国的Megastudy,另一个是美国的Lynda。学而思网校也算第二代网校。总体来看,点播实时感、参与感很弱,所以主要针对职业教育人群,在中国最大的痛点是盗版多。

  第三代网校是直播。直播可以解决两大问题:外教和一对一。前者通过高频、低价满足人们的外语学习需求,后者能够解决区域不均衡问题。

  现在看来,直播这几年还是超越不了线下。最直观的是学而思网校学生原来学得挺好,后来转到学而思培优去了,而学而思培优的价格是线上的3-4倍。我们一直在困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说到底还是直播不够,一定要和大数据、人工智能结合。

  做教育一定要有敬畏心

  做教育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人类在涉及到与人脑相关、认知相关的领域,应该无比谦卑,要知道自己真的不知道,要相信我们或许已经尽到最大努力,但可能真的只探索了一点点。

  回到学习本质,学习包括三个维度:学习动力、学习环境和学习能力。学习动力又分为兴趣、信心和成就感。学习环境分为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学习能力则包括智商、学习方法和知识结构。今天所谓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都是解决知识结构的问题,它只是整个学习中的很小一环而已,这就是今天绝大部分公司研究的全部。

  当我们通过题库、智能推送解决了学习效率的问题,如果学生不爱学习或者环境不支持,怎么办?其实,我们只是解决了学习中的一个小小颗粒,更不用说如何培养孩子的习惯和品格。

  我们离教育的本质还差得还远,一定要以敬畏和谦卑的心态做事,不要随随便便就说颠覆,真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多教育科技资讯请访问POWER教育官方网站:power4edu.com,POWER教育是映社资讯旗下关注教育科技发展的科技媒体,提供包括最新的行业资讯、投资数据、深入的研究报告、线下深度交流活动等各种服务。商务合作邮箱:contact@ystrending.com;投稿邮箱:tougao@ystrending.com。另外,映社资讯旗下还拥有金融科技媒体“金融鲨”,(微信公众号:jinrongsha)

更多教育科技资讯请访问POWER教育官方网站:power4edu.com,POWER教育是映魅咨询旗下关注教育科技发展的科技媒体,提供包括最新的行业资讯、投资数据、深入的研究报告、线下深度交流活动等各种服务。商务合作及投稿邮箱:we@tabweekly.com;另外,映魅咨询旗下还拥有金融科技媒体“金融鲨”,(微信公众号:jinrong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