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月23日中国互联网大会教育论坛上,好未来联合创始人白云峰用三个故事再现了科技互联网对教育发展和好未来成长的影响,并预示了智慧时代教育与科技结合的更多未来。

  以下是记者现场整理的白云峰发言:

  好未来自2003年诞生以来,一直致力于教育与科技互联网结合,让学习更有效。我们80后这代人感触非常深刻,但是在实践过程中也遇到很多问题。

  今天跟大家分享好未来和我自己成长过程中的三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好未来诞生。把时间拉回到13年前,当时中国发生了一场不小的灾难:2003年的SARS,工厂停工、学校停学……很多学生过得很欢乐,但也有一群小朋友经历了两个月百无聊赖的游戏之后,遇到一个问题:非典过去了,学习要不要继续?人类每次遇到新灾难,都会跨越灾难,并且变得非常强大。有一群北京小朋友没等非典结束,就开始寻求新方式来延续未来的学习——上网。

  当然,自学对好学生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学习过程中依然会遇到很多疑难杂症,父母无法解答的时候,他们就选择上教育论坛求助。还有一群在校大学生,非典让他们足不出户,闲极无聊,只好谈恋爱和打游戏。但是也有一群大学生无处释放多余的精力和能量,他们来到教育论坛,发现很多小朋友的“疑难杂症”,免费替他们解决问题。这么一群人,后来成为学而思和好未来的创始团队。

  所以,我们非常感谢互联网科技,它跨越地域、时空限制,让更多教育需求成为可能。学而思内部流传一句话:“先有互联网,后有辅导班”。我现在依然记得他们的名字,生冀明、李辰龙、康政、张磊,他们已经大学毕业了。

  第二个故事,好未来成长。学而思培优教学点之前集中在北京海淀区,2006年7月,我和几个伙伴去教学点巡视,我来到世纪城这边把每层教室每个老师的课仔细听了一遍。突然发现,我曾经心目中非常优秀的老师居然坐着讲课。

  学而思初期选择老师的时候非常苛刻。我们从清华、北大这样的顶尖名校选拔毕业生,录取率只有4%左右。早期教师数量不多,我们每天对新老师进行面对面的严格培训,但是在学而思口碑非常好的阶段,依然有两个老师坐着讲课。

  我自己曾经也是一线老师,辅导过北京两千多名学生。当你周末每天讲12小时的时候,周一、周二基本就废掉。你可以找很多理由,也许他们很累,也许他们带了若干个班级,体能没有办法支撑继续站着讲课。这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多事情通过培训和教育理念可能无法解决问题的本质。

  当我们的学生达到四万、四十万的时候,当我们的校区从北京走向全国的时候,我们真的可以用眼睛和耳朵去监测每堂课每个角落的教学过程吗?让所有老师保持高昂的状态、持续恒定的高水平讲课?我们发现不能。通过培训不能,通过传播教育理念也不能,只有通过系统的思维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那一刻我们下定决心开放课堂。在不影响教学秩序的情况下,允许家长坐在教室后面听老师讲课。当家长的眼神关注课堂时,老师会有一种约束力和系统的牵引力,让他保持比较高昂的状态,备课也更充分。

  开放课堂相当于让家长用脚投票,但我们觉得这还不够,还得给他一个选择权:出了教室以后,如果不满意可以随时退费。不仅如此,他们还需要一个倾诉的地方,于是我们做了一个网上论坛,方便家长自由交流。比如,一个名师讲课只是徒有其名,家长出了教室可以退费。在新时代背景下,家长可能就会在论坛里吐槽“XX年级、XX学科、XX教学点的XX老师讲课不好”。你发现人类的力量太强大了,当你说某个人讲课特别好,下面跟贴的人稀稀拉拉。如果你说某个名师讲得非常不好,下面的跟贴便如潮水一般。

  回到十年前,整个教育行业还没有教学系统,我们做了报名系统和教学系统,主要为了留存数据。我们在前端建立教育社区(家长帮),以便家长自由发声。通过后台系统和前台网络,形成了“不作恶”的环境。

  非常感谢互联网和科技带给了教育和好未来的变化,这让好未来这样的团队能够做到“春江水暖鸭先知”,让信息的传播更加高效、透明。

  最后再讲一个小故事,教育的未来。三年前,我工作很忙,陪孩子很少。一天终于等到一个没有出差和工作的周末,可以陪家里的小朋友了。我准备陪他去奥林匹克公园走一走,但出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孩子居然穿了不同颜色的crocs鞋,左边一只红鞋,右边一只蓝鞋。我一看就崩溃了,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挑战自己原有的认知。

  当时我没有管住情绪,对他说“换鞋,爸爸才能带你出去”。我依然记得小朋友看我的眼神,有一点惊恐,有一种迷茫,但依然穿着不同颜色的鞋子继续出门。当我准备举起大棒的时候,好像冥冥中有个声音传过来:“请放下你的威严”。

  礼拜一回到办公室,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为什么是一致化的?似乎每个进来的孩子个性不同、身高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接受的居然是同样的教育、同样的知识体系,无论他们未来的目标是科学家、物理学家,还是医生、律师,甚至自由工作者,他们接受的基础教育居然千篇一律。课外辅导机构给每个孩子布置的作业也是一样的。

好未来白云峰2.jpg

  我们曾经经历过工业革命、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伟大的时代——智慧革命。教育无论经历多少曲折,一定会迎来以数据和优质内容为驱动的DT时代。也许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把传统的教育模式改造为基于数据和算法来实现教育过程、路径的差异。这不就是五千年前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理念吗?

  美国政治家杰弗逊在1776年《独立宣言》中提出的“人生而平等”,离今天已经200多年了。“人生而平等”的核心应该是“人生而教育平等”。也许每个人的路径不同,目标各异,但他应该拥有获得优质教育的同等机会。中国在五千年前曾经倡导因材施教、有教无类,但我们的教育进步是非常缓慢的。

  从五千年的私塾到今天的学校,教育承载的最重要细胞单元有没有本质变化?其实并没有。但是,今天我们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和数据算法实现不同的教育路径。有人会说“云峰,连直播这样一个把教育资源跨地域传送到偏远山区的方式都有很多的卡顿,都可能掉线,中国的互联网环境还是很落后。”。而我想分享的是: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呢?爱迪生在寻找了几千次以后终于找到了一种材料,让人们跨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工作方式,在夜晚依然可以做有价值的工作。每次教育的一点点进步有可能都是人类的一大步。我们为什么不能憧憬一个未来?

  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必须通过互联网科技传播得更加广,到达山区和需要的人面前。人类因为梦想,在克服很多问题的过程中有了设想的能力、空想的能力,在遇到每一次灾难和危机的时候才能跨越过去,成为更强大的人类。唯有改变自己,拥抱未来,为什么不呢?!

更多教育科技资讯请访问POWER教育官方网站:power4edu.com,POWER教育是映社资讯旗下关注教育科技发展的科技媒体,提供包括最新的行业资讯、投资数据、深入的研究报告、线下深度交流活动等各种服务。商务合作邮箱:contact@ystrending.com;投稿邮箱:tougao@ystrending.com。另外,映社资讯旗下还拥有金融科技媒体“金融鲨”,(微信公众号:jinrongsha)

更多教育科技资讯请访问POWER教育官方网站:power4edu.com,POWER教育是映魅咨询旗下关注教育科技发展的科技媒体,提供包括最新的行业资讯、投资数据、深入的研究报告、线下深度交流活动等各种服务。商务合作及投稿邮箱:we@tabweekly.com;另外,映魅咨询旗下还拥有金融科技媒体“金融鲨”,(微信公众号:jinrongsha)